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新闻政策

北三县与通州的四统一为什么这么慢?

来源:新浪微博  作者:张吉吉  时间:2019-08-01 12:01:24  阅读:

最新资讯

热门资讯

推荐阅读

标签:
北三县与通州的四统一为什么这么慢?
​平谷线为什么这么慢?
​或许这些“慢”的背后,正隐藏着一个惊天秘密:2015年以来,京津冀一体化正在适时调整中。

北三县与通州四统一规划为什么迟迟未出?


北三县与通州的四统一规划迟迟未出,主要客观原因有五:

A、京津冀三地间的一体化,其间的政治博弈压力不小。

首先,京津冀一体化是中国第一个上升到央府层面的都市圈规划,因此带有中国都市圈一体化的探索性质。在探索中,必然存在大量的难点、痛点需解决,以增加了沟通成本。


其次,河北、天津和北京三地政府的政府地位完全不一样,这种不平等的身份地位,增加了沟通的地本。


与京津冀相比,珠三角是广东省内的一体化,而长三角,早在民国时期,基于市场而自发开始了一体化的市场化探索。所以与珠三角、长三角相比,京津冀三地间的沟通成本肯定更高,博弈更大。


 B、通州的定位一直在变,因此平谷线、北三县与通州的一体化内容必然随之而改变。


近期,公布了平谷线的站点信息后,一直有人在后台留言:平谷线为什么建得这么慢?

实质上不止是平谷线开建延迟,北三县与通州的四统一规划也在延迟,背后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通州在京津冀一体化中的城市定位一直在加法中。


首先,从城市定位来说,2015年7月宣布北京政府东迁后,通州副中心开始时的定位是比较单薄的“行政副中心”,后来逐渐升级成“城市副中心”,因此2015年后,通州副中心的城市定位有了一个质的加法。


 其次,从产业定位来说,2015年7月至今的短短4年时间内,副中心的产业定位经历了三次大加法。


 第一次加法:与开始时的“行政副中心”的城市定位相配的是,2015年7月后的副中心,开始时的产业定位较强调“行政办公”,弱化商务服务,甚至不提“产业”,官方叫法是“行政办公、文化旅游和商务服务”。后来伴随城市定位渐次加法成“城市副中心”,副中心的产业定位一直在加法中:先是三大产业定位变更成“行政办公、商务服务和文化旅游”,即“商务服务”提前到“文化旅游”前面了。

第二次加法:而后,副中心的产业定位继续做加法,除“商务服务”的定位之外,加上了“构建高精尖经济结构,形成配套完善的城市综合功能。”于是现在副中心的城市产业定位便形成了目前的样子:“以行政办公、商务服务、文化旅游为主导功能,构建高精尖经济结构,形成配套完善的城市综合功能。”

第三次加法:2018年2月23日北京市委市政府在京召开的《深入推进疏解整治促提升促进首都生态文明与城乡环境建设动员大会》上,北京市委书记蔡奇首次提出,“疏解整治促提升,疏解是“牛鼻子”。要持续抓好疏解非首都功能,坚持抓重点带一般,抓住今年市级机关第一批单位搬迁的时机,谋划带动国企、教育、医疗等市属资源向城市副中心布局,引导社会资源向城市副中心聚集。”详情可见当时的文章《蔡奇发出动员令:京字号国企、学校、医院向“通”走,中央政务区被证实》。


 2018年下半年以来,蔡奇对于副中心的产业定位的用语“继续加法”,比如3月16日在通州调研时,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对通州的产业发展提出要求:“高起点谋划推进城市副中心产业发展,打造北京重要一翼。”同时对于通州产业的未来发展提出了具体的对标目标:研究制定产业进入标准,做到商务服务向CBD联动看齐,科技创新向中关村联动看齐,高端制造向亦庄联动看齐。很显然,到此,通州的产业定位已加法成为了新北京的新中心和新高地。详情可见当时的文章《北京疏解如何才能成功?为什么说答案只有通州?》。

 

此外,除了副中心的城市定位和产业定位的加法外,副中心的宣传用语也变了:2015年7月后,开始时并没有“副中心质量”、“副中心标准”等宣传定位,现在加上了此宣传定位。


城市副中心定位的渐次加法,也必然导致副中心总规和北三县与通州四统一规划、平谷线线路走向等也随之悄变。比如副中心总规的面世时间也就一再延迟至2019年1月4日。而平谷线线路走向,从此前的“不经通州进京”到如今的“绕过通州后进京”。


所以副中心总规和北三县与通州四统一规划的延迟面世等,在急功近利眼中,这是“太慢了”,因为时间延迟了,而在价值投资者眼中,这是加法式的好事,因为城市副中心的定位更高了,这不是中长期利好于北三县吗?


 同理,环京首条地铁线平谷线也是如此:在急功近利者眼中,平谷线还未开工,太慢了。对于价值投资者来说,平谷线绕行通州,不正是北三县加强与通州联系的体现吗?


 C、雄安定位的不断转变,也间接推迟了北三县与通州四统一规划的落地时间。


 首先,按照原有规划时间表,北三县与通州的一体化规划将于2017年面世,不过2017年4月雄安的横空出世,改变了京津冀的格局,也包括影响了北三县和通州的定位,于是通州与北三县四统一规划只能据此更改中。


 其次,基于客观事实,2018年后,雄安的城市规划开始在做减法,最典型的代表是:2018年4月落地的雄安规划,将雄安的城市定位为“适当规模的新城”,而不是大城市,详情可见当时的文章《炒“熊”者止步:雄安如何打造一座适当规模的新城?》。


 此外,之前所谈的央企搬迁、央属相关机构的搬迁等,后来也慢慢地变成“雷声越来越小”。


伴随雄安规划的减法,包括北三县与通州在内的副中心圈层在京津冀一体化中的战略定位却越来越高,比如上述所言,副中心的定位日益上升,与此相伴随的是,北三县的定位也如此。


 D、北三县与通州的一体化内容由“三统一”提升到“四统一”,这种定位的提升式改变,也必然将北三县与通州的一体化规划再次改变,从而向后延面世。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9月前,北三县与通州的一体化内容一直是“三统一”,即统一规划、统一政策、统一管控。而在2018年9月,伴随雄安定位的减法,副中心圈层的通州与北三县一体化内容突然变成了四统一:统一规划、统一政策、统一管控和统一标准。


“统一标准”让人充满想像力:医疗、教育、产业、人口、养老等的统一化标准?真相待现实给出答案。


也就是说,北三县与通州的一体化内容的应势改变,必然导致通州与北三县的四统一规划只能因时而修改,所以出台时间只能顺势延后了。


E、一体化规划的新要求,也加大了规划的难度。


央府要求副中心总规在内的一体化规划,必须细致到直接落地可操作,执行中不许变更,客观上加大了副中心总规的规划难度。


2016年6月13日,北京市委和市政府联合印发的《贯彻落实〈中共北京市委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全面深化改革提升城市规划建设管理水平的意见〉分工方案》明确规定:集中力量建设北京城市副中心,“2016年底完成北京城市副中心总体城市设计和重点地区详细城市设计,以及通州区总体规划和相关专项规划。”“统筹好北京城市副中心155平方公里范围与通州全区域的规划建设,统筹好北京城市副中心与中心城区、北京东部地区以及河北省廊坊市北三县的协调发展”。而基于上述四种主要原因所致,副中心总规比2016年底的原计划发布时间延迟发布了近两年。相应地,副中心与北三县一体化规划等也延迟了。


最后提醒一下:5月28日,河北省委书记王东峰透露,根据中央部署,河北廊坊北三县与北京通州区“四统一”,即统一规划、统一标准、统一政策、统一管控,现在规划已经上报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审定之后全面推进,这是一个合作平台。详情可见当时的文章《北三县与通州四统一方案已上报央府,抢人大战或隐或现》。


 京津冀一体化为何变成了京津冀协同发展?


 北三县与通州四统一规划迟迟未出的背后,据壹书生的观察,或许正在揭示一个大事:京津冀一体化的内容正在适时的重大调整中。调整的内容大致如下:


 A、通州做加法。


 加法的事实如上文所言。


 B、雄安做减法。


 伴随国内外宏观环境的恶化,目前的雄安建设,既缺乏天时,也缺地利和人和。


 C、石家庄退出京津冀城市群,自己构建石家庄都市圈。


自认为,京津冀难以构建城市群,主要原因有二:


首先,从现状来说,珠三角、长三角基于市场化,初步形成了城市群,而京津冀中,河北、天津和北京三地之间,产业间互动不大,没有城市群。


其次,北京的产业结构以金融证券业、IT业、教育医疗业和以权力为基础的权力性产业,如国企、央企总部、驻京办等,这些产业,外溢能力几乎没有。因此,北京也难以因为自己的产业链外溢而带动起京津冀城市群。详情可见之前的文章《深沪带动周边小弟共同致富,为什么北京却让小弟们成贫困户了?》。


基于这个客观事实,京津冀城市群的定位渐次回归北京都市圈,符合市场规律和现实条件,所以石家庄回归自己,退出京津冀城市群规划,可能是个选择。现实的可能证据便是京石城际改线了、石家庄为了构建自己的都市圈,开始接近于无门槛抢人了等。


D、回归北京都市圈,这才是王道。


近期恒大研究院院长任泽平发布了一篇名为《中国十大最具潜力都市圈:2019》的文章,其中的两大观点与一直以来的提法极为相似。


首先,北京都市圈包括三大圈层:


第一圈层:北京城六区,即中央政务区。


第二圈层:城市副中心及多个新城,如大兴、顺义和昌平、房山等部分平原地带。


第三圈层:和环京东南向的北三县、廊坊、永清、固安、涿州和霸州,以及北京的生态涵养区。


其次,包括北京都市圈在内的都市圈打造的1小时交通圈,这是指以地铁、高速的交通工具所辐射的1小时都市圈,半径在70公里之内,这里面的交通工具不包括高铁,因为高铁的1小时,半径可辐射300公里左右,因此别偷换概念。


一再强调,环京投资时的区域选择,离北京天安门的距离别超过70-90公里,否则那是伪环京。在此方面与任泽平所见略同。


因此,京津冀一体化的本质就是京津廊保,核心是京津廊,这可能也是“京津冀一体化”的称呼渐次变成“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原因所在吧。


评论留言

发表留言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x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0-2019 众爱房责任声明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河北众爱房网络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Powered by 众爱房 冀ICP备17033207号